当青春校园动画、热血少年动画大行其道之时

作者: 动漫动画  发布:2019-10-18

       一直以来对今敏都是无限膜拜的。虽然在中国的动漫市场,比起宫崎骏、新海诚等炙手可热的“大家”,今敏并不算出名,但实际上他的任何一部作品在整个动画界都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当青春校园动画、热血少年动画大行其道之时,今敏仍然在坚持创造有思想有精神的动画。他的动画也绝不仅仅是娱乐和消遣,而是通过他的演绎和解构,颠覆传统思维,创造出新的内涵与价值。

       今敏的动画作品画风质朴,没有夸张的大眼睛和漫天飞散的闪亮星星,在人物形式的具体塑造上也基本按照现实生活中人相同的比例来,属于写实派。而他制作动画而不是电影的原因就在于,动画可以将电影拍摄当中在场景布置、转换中难以实现的技术放置到动画之中,突破技术的限制,达到理想的效果。

      《妄想代理人》这部动画,在我看来虽然不是今敏最好的作品,但是作为他唯一一部拥有十三集的电视剧,可以看出他的一些尝试,一些野心与一些固执,也是难能可贵。

       电视剧开篇简述一位玩偶设计师鹭月子在设计出人气玩偶“玛露美”来到创意瓶颈期,在下班回家路上她认为被“棒球少年”袭击。至此,那位头戴棒球帽,脚踏轮滑鞋,手持金属球棒的少年出现在警察猪狩庆一和马庭光弘的追捕视野。然而棒球少年不断犯案,从小学生鲷良优一,家庭女教师蝶野晴美到“片儿警”蛭川雅美……一系列人在某种暗涌力量下推到意识的边缘,是真是假无从辨析。

圈环
       从鹭月子开始,袭击事件似乎有着巧合又彼此没那么相关,一件件发生,惹得人心惶惶。在前面6集,作者对于故事的叙述中的每一个案件都是独立开始,独立叙述。只有办案警官,和那个在地上用粉笔推导看不懂的公示的老者贯穿始终。老者在地面上每一次得出的答案又都与被害人有着惊人的巧合。而当第一集中那个角落里老妪,成为了受害者们的缀连起来的绳扣。她见证了最开始鹭月子的被害,也是受害者蛭川雅美的母亲、妙子的奶奶。

       就像片尾当中每个人都遵循着合理的顺序躺在草丛中安静地睡着,头脚相连。最终一个远景,他们躺下的造型形成一个不完整的圈环,像是一个问号。而中间,则是巨大的粉色“玛露美”玩偶,是它作为旁观者掌握着当中最大的秘密呢,还是它本身就是最大的秘密?

       在这个圈环之中,就是像戏剧当中的多人圆舞曲,人物都在这里,只是不停的交换舞伴中开启另一个故事。
        
       起承转合,每个人都是关键一环。

猜谜
       值得一提的是,片子涉及“少年棒球”一案的人中,名字中都带有一种动物:鹭月子、猪狩庆一、马庭光弘、鲷良优一、蝶野晴美、蛭川雅美、狐冢诚到后面的自杀小分队中的斑马、冬蜂、小鸥,剧作家的妻子鸭原美荣子,动画工作室中的猿田……我相信这一切绝不是巧合,而是今敏有意设计的猜谜游戏。在影片的结尾警察马庭光弘意识到,所谓的 “少年棒球”就是小狗玩偶“玛露美”,他们都共同代表着对于现实压力下妄想的一种宣泄,只是一种是通过球棒的痛击来逃避,另一种则是在治愈的温床下迷失。

       而同样,那些在“少年棒球”球棍袭击下的人们,实际也就是像“球棒少年”本身一样,作为人的实体存在;而他们名字中的动物,只是未现身的另一种原始形体的“玛露美”,或许就是一条鱼,一只蝴蝶,一匹斑马。

当青春校园动画、热血少年动画大行其道之时。       其实在影片的第7集中也有所做出暗示,马庭光弘在分析案情时,每一个受害者背后的背景都是日本复古画风的他们姓名中的动物形象。

当青春校园动画、热血少年动画大行其道之时。       至此,动画片名也得到很好的解释,“妄想代理人”,即显性的“球棒少年”和隐性的“玛露美”。

遮掩
当青春校园动画、热血少年动画大行其道之时。       小的时候,相信大家都有过这样的经历:犯了一个不敢让父母知道的错误,就用自己的受伤来掩盖,企图利用父母的疼爱转移注意力。鹭月子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埋下了妄想的种子,种在后来人气玩偶“玛露美”的身上,种在背后举起球棒的少年影下。

当青春校园动画、热血少年动画大行其道之时。        其实我认为在大约是第7集的时候就基本给出了答案,马庭光弘开始分析是否压力和烦恼成为被袭击的共同点。精神上受某种困扰导致。因袭击蛭川雅美而被逮捕的狐冢诚承认自己只袭击了牛山和蛭川,矛盾出现,是谁袭击了其他人呢?而鹭岛月和蛭川妙子几乎在同一时间遇袭,难道是“球棒少年”同时出现么?——“那家伙既是一个人,又不是一个人,他随时都会出现在被逼上绝路的人的身边。”至此,观众心中基本有了一个大概的答案,只带后面的剧情发展。

       而后面的一些看似可有可无的剧情,我自己猜想,是导演随着一集一集的播出发现后面已经没有可以再编导的内容了,而日本电视剧基本都是13集的,就索性从侧面出发,围绕“球棒少年”展开一个个短故事。甚至当中有一集是讲的动画片工作室中大家赶工,忙得焦头烂额的样子,这也应该是导演“就地取材”,将自己也放入“球棒少年”的故事里,宣泄自己的压力吧。

击碎
       抱着“玛露美”躲避“球棒少年”追杀的鹭月子,一路来到本属于猪狩的二元世界。这里色彩浓郁饱满,人们的生活简单,思想淳朴,这也是猪狩的理想世界。现实中的他被革职成为工地保安,还和当年追逐的小偷成为了同事。理想世界里,善恶是站在二元对立面,猪狩成为当地居民正义的化身。猪狩妻子因身体原因无法生育成为猪狩毕生遗憾,当鹭月子闯入这个世界,让猪狩产生幻觉以为自己有了个女儿,却转身就忍着痛苦,面对现实说,“明白,我当然明白,这世界满是谎言。”顺势拿起旁人手中的球棒,像背景挥去,碎成一地渣滓,然后变成一地散落的玛露美玩偶——真实世界中消失的玛露美,成为了堆砌虚妄世界的道具。鹭月子终究需要面对,也终究会战胜那些记忆和妄想。

         猪狩带领着鹭月子,一起走出了曾经的记忆和妄想。

回归
       对于整个剧集,有人认为略过冗长,其实前面7集加上后面两集就足以将整个故事完整地叙述清楚。甚至中间的一些剧情如“自杀小分队”相约自杀,到编剧的妻子期待戏剧性的故事而等来“少年棒球”,再到动画工作室事业不得意的猿田,都可以跳脱出整个剧情框架独立存在,甚至可以直接删掉。他们在不同环境和背景下遭受到了“少年棒球”的袭击,看似仅仅是为了印证了警官猪狩庆一和马庭光弘对于“‘少年棒球’是袭击”这个结论。但我认为这是今敏长久的铺垫,也是对以电视剧形式存在的动画的另一种尝试。

       每一集都是独立的故事,但层层递进,在叙述中人们对于“少年棒球”的认识从崇拜到期待到惶恐,逐步让那个在黑夜里举着晚去球棒的少年形象愈加丰富,愈加迷离。严格来讲“少年棒球”的形象都是通过他人感受间接展现的,导演并没有安排观众对他直接了解的途径。于是,每一个心中都会有一个不一样的“球棒少年”,经过后现代注意的剪辑与展现,碎片化的形象最终会拼凑成完整的人物。

总结
       严格来说今敏仍然没有给予动画完整的解释,而讲半开放的结尾留给观众自己解读。在整个作品当中,导演选择藏起来,不透露自己任何的价值观和道德判断,只是安静地展现一个又一个连缀的故事,任心中的“妄想代理人”越长越大,将整个城市淹没。这也是今敏的一贯做法,就像是《红辣椒》中能的梦靥,深入城市的每个角落,从此没有理智只剩下荒诞。《妄想代理人》也是,在偌大城市,繁忙的街口无暇顾及他人,一直以为只有自己才是意识的主导,直到某一天,被心中不愿面对的压力所占据。

       今敏是一个孤独的人,话题永远停留在追寻梦、幻想、记忆这样抽象的概念;也从来不肯直接让别人知道自己真正想表达什么,一半留给镜头和剪辑,一半留给观众的推理和猜测。

      动画的魅力不仅仅是在于可以展示电影难以达到的画面,更重要的是在动画当中,可以跳脱出现实的桎梏,更容易创造出无限想象。

本文由澳门威利斯人娱乐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当青春校园动画、热血少年动画大行其道之时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