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s》可以并称动画界三大反乌托邦(搅基)片

作者: 动漫动画  发布:2019-10-18

《自新世界》已是四五年前的作品,翻来覆去看了也有四五遍,虽然都没有第一次看时带来的震撼感强烈,但每次都能有新的感悟。我一直认为《No.6》《From the new world》和《Psycho Pass》可以并称动画界三大反乌托邦(搅基)片。其中对我影响最大的可能还是自新世界。

前言

《自新世界》已是四五年前的作品,翻来覆去看了也有四五遍,虽然都没有第一次看时带来的震撼感强烈,但每次都能有新的感悟。我一直认为《No.6》,《From the new world》和《Psycho Pass》可以并称动画界三大反乌托邦(搅基)片。其中对我影响最大的可能还是《自新世界》这部。其中涉及到的教育相关讨论直接成为我学习教育学的动力之一,当然《Psycho Pass》则是我选择教育心理学的促因。现在看来,《自新世界》中把自己的教育体系类比为妙心农场是十分贴切的,甄别筛选,严格控制,在《psycho pass》中也有着类似的教育系统,虽然pp并没有像新世界这样用浓重的笔墨描述其教育模式。所以相比之下,新世界着重于讲述乌托邦畸形的形成结构,而pp则更着重于描述乌托邦潜藏的重重危机。相同的是两者都提出了乌托邦的脆弱和不堪一击。这与No.6不谋而合。然而在我看来No.6虽然有着反乌托邦这个宏大的背景,却将主题局限在两个男主之间的基情,实在有些大材小用,所以在此不多做赘述。另外不得不提的还有Psycho Pass中提及的反乌托邦经典文学作品,《1984》《美丽新世界》和《动物庄园》。这三本书也对我的一部分世界观形成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其中《1984》最为震撼。甚至在读完这本书后很久都依然没法从一种巨大的失落感和挥之不去的绝望中挣脱。应该说,有一段时间,我对人类社会非常的失望。

本片除了教育和政权,对于人权的讨论也非常出彩。虽然动画为了直观,将人类和妖鼠明确的用迥然不同的样貌区别开来,但其也巧妙的在最后通过斯奎拉,早季和觉各自的一番话将二者从对立地位拉向等同,这时从始至终自动带入人类同类视角的观众才会恍然大悟,可能这部动漫从一开始讲述的就是一个和自己所想的完全不同的故事,如果你将自己放到妖鼠视角。

动画前半部分讲述乌托邦式扭曲的教育模式,后半部分讲述人类不同阶级间的权力斗争,然后自始至终贯穿的其实还是情感。笼统地来说有友情,爱情,和亲情。如果细分,则可以重点选择几例加以分析。

情感

【友情:早季&真理亚;觉&瞬】

这部片中对于同性友谊有着浓墨重彩的描绘。以早季和真理亚的感情为例,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用真理亚的话来说,哪怕自己因为伦理委员会的决定将被抹杀,可能父母都会悲伤地放弃她,但她坚信早季不会。两人间的感情绝对是海枯石烂情比金坚。但在看片的时候我就隐约有某种违和感。这样的感情,如果说是友情,感觉程度远比友情深厚,要说是爱情,那早季和瞬之间又算什么呢?对于一直无法区分友情和爱情的我来说这个问题真的很难回答。一定要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的话,我想还是得将它称之为友情,也只能称之为友情,同性之间才可能出现的纯粹的友情。这一点在觉和瞬之间也能找到,动画没有用太多笔墨来重复叙述觉和瞬这一对之间的感情,我想大概是因为与早季和真理亚的情感类似而不想赘述吧。

十分有趣的一点是这部作品对于性行为的态度。性行为最早出现是在他们十四岁的为期一周的外出课题调查途中。谁也没想过这次课题调查会对他们五人乃至整个人类社会的未来产生如此深远的影响,包括感情方面。就是这次旅程,早季和瞬第一次确认了彼此的心意,早季留下了她一生中最珍贵的一段回忆——那片夏日星空,觉也是第一次明确地表露出对早季的渴望。同时,通过拟衰白之口点出“类猿教育方针”,即通过同性和幼崽间的模拟性行为构建和谐社会。在此,影片似乎想说服观众,不论是早季和觉在被囚禁时因为压力而突然产生地性行为还是之后在学校早季和真理亚,或觉和瞬之间的同性性行为,都只是一种因教育而产生的应对机制。在学校升上高年级之后,甚至会出现由学校主持的公开的男女配对仪式(男女搭配的学习委员),简直就像为了繁衍而进行的人工配种,让人又忍不住想起妙心农场的类比。

所以全片最像表达爱意的行为竟然只剩下了那片星空下从背后覆在早季左手上的瞬的那只手。那么接下来就谈一下爱情的代表,早季和瞬。

【爱情:早季&瞬】

早季和瞬的感情可能是全片最像也唯一可以被称之为爱情的感情。我之所以可以说得这么肯定,是因为他们之间既不像早季和真理亚之间理所应当的亲密无间,又不像早季和觉之间心血来潮的肉体吸引,一定要说的话,更像是一种莫名的情愫,暧昧,绵长,互相爱慕,渴望接近,但同时又有一种不愿为人知的隐秘。少年少女的心思,闪耀而摇曳,如同那一晚璀璨却从那以后再也不曾见过的灿烂星空。多年以后,哪怕瞬被从所有人的记忆中抹去,早季依然不时感受到瞬的存在,甚至接受着瞬的指引和帮助,我想那是因为这份情感短暂却深刻,完全融入了早季的灵魂。这样的情感是否一生只能经历一次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在那之后,不论是结为夫妇的早季和觉,还是生下孩子的真理亚和守,都不曾有过如早季和瞬这样纯粹的爱情。一定要说的话,那更像亲情。

【亲情:早季和觉;真理亚和守】

关于为什么我要说,明明没有血缘关系的早季和觉、真理亚和守之间是亲情,首先要从我对亲情的理解说起。虽然通常亲情只会被在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之间提及,但事实上我们也知道亲情和血缘关系是两个有交集却并不完全重合的集合。就像并非只要有血缘关系就有亲情,同样亲情也并非只能出现在有血缘关系的人之间。那么亲情又是什么呢?在我看来亲情大概是一种互相的依靠依赖,相依为命。而这正好符合这两对之间的关系。虽然早在野外调查的时候早季和觉之间就有过类似性行为的举动,但我想早季真正决定和觉在一起,是当他们在茫茫雪地中寻找真理亚和守未果,早季忽然间意识到这偌大天地间还在自己身边可以依靠的人只剩下觉得时候。那一刻以及之后对觉得感情,我想都是一种珍惜和不想失去。那不同于友情的亲密或爱情的爱慕,而是一种带有责任感的信任和依赖,是亲情的沉重。而这份亲情是在早季和觉多次并肩经历风雨的过程中积累下来的,不论是野外调查,寻找真理亚和守,还是从恶鬼手中保护村庄,他们都在一次次的绝境中确认着彼此的存在和不可或缺。真理亚和守同样如此,虽然故事是以早季为主角所以不论是野外调查还是寻找真理亚和守,都是讲述的早季这条线,但在观众看不见的时候,其实真理亚和守的这条线也在进行着,最明显的是野外调查结束后守突然变得非常黏真理亚,而真理亚也总是第一个站出来保护守的人,这就是他们向亲情的转变,与早季和觉得转变同时进行。所以最后真理亚留下来陪守逃离村庄的结局也就一点都不突然了。虽然真理亚一直说她从心里爱着的是早季,但如果我们仔细理解真理亚的角色歌的歌词就会发现,这首歌其实并非留给早季的表白,而是唱给守的决心。真理亚最后一起相依相偎的,只有守。

(附歌词:“不再奢求什么,只要有你相伴......已不再需要为此担心,我一定牵着你,即时绕远路也好,即使到尽头也罢,在一起便无所畏惧......无法开出花朵的种子,在雪的怀抱中相依相偎,只想静静的被遗忘......”)

这让我想起影片中一个令人心碎的瞬间。在他们最开始找到守之后,觉决定先回村庄应对大人,早季紧接着因为不放心觉一个人于是决定追随。那一瞬真理亚露出极为复杂的表情,有惊讶,有失望,有难过,有不舍,有决绝。我想那一刻真理亚就已经清楚地意识到,这一别极有可能就是永别了。她们各自选择了想要守护的人,于是曾经两小无猜的无忧时光, さようなら 。虽然整部作品色调都略显灰暗,但这一瞬真理亚的表情确实让人心中绞痛。

乌托邦

当然,神作之所以是神作,绝不仅仅因为其中这些感人的儿女情长。所以接下来再谈谈里面的国家大事。正如前文所讲,整部动画可以清晰划分为前后两个部分。前16集以五人为中心,描绘了整个人类社会的历史形成和结构组成。在经历了漫长的由咒力引发的黑暗斗争时代后,拥有咒力和科技的人类建立起一种维持社会稳定的有效社会结构,而这结构的根基源于对人类自身咒力的无法控制的恐惧。以伦理委员会为中心,以教育为主要手段,将人类从出生开始进行层层筛选以及严格控制,怀着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放走一个的决心,建立起纯净的乌托邦。然而如同这世间不存在完美,当然也不可能存在完全的乌托邦。这样看似美好的世界,实则建立在对人权肆意的侵犯上。十七岁以前不被承认为人类,生死由伦理委员会和教育委员会定夺。但其实不光生死,甚至连记忆和思维都可以被随意操控,毫无自由可言。其中关于通过教育防范恶鬼和业魔的例子很有趣。课上关于恶鬼的业魔的课本,显而易见的歪曲了事实,对病人进行了妖魔化,人为制造出对恶鬼和业魔的恐惧,并同时倡导人们对其要毫不留情,哪怕生病的是自己最亲的人甚至是自己,也要为了村庄为了大义将其无情抹杀。这样的“爱国教育”会不会听着很熟悉?

我本身学习的是教育心理学,在刚开始学习这个专业时我是非常开心的,因为喜欢孩子以及对心理感兴趣,认为自己学这个专业再合适不过。然而随着学习的深入,我逐渐产生一个更大的疑问。教育究竟是什么?我曾经问教授,人为什么要去学校,教授给出的答案是“为了以后的生活做准备”。这个答案和我的预期完全不同,我本以为学校是发现孩子的潜力并提供足够发展空间和条件的地方。但事实并非如此。现实的来看待这个问题,世界上不论哪个国家,不管是私立还是公立学校,都是在政府的管制之下的。政府提供一个总的教育方针,各个学校据此通过不同方法完成政府的要求。而政府的希望从本质上来讲,不外乎维护自身稳定。这一点,在哪个国家,哪个政府,都是一样的,只要政府这个形式还存在,包括自新世界里的伦理委员会。要达到这一目的,总的教育方针也只能是一种,那就是驯化与筛选。将所有能驯化的不安定因素驯化,将无法驯化的不安定因素排除。当然现实不可能像自新世界里用不净猫抹杀那样极端的手段,但是用勺子敲死你这种做法实在是太常见了(详见《勺子杀人狂》)。我一直把这个评论当做写给自己看的东西来对待,所以说出的话可能显得过于大胆和真心。所以我想说,在亲身投入到教育行业一段时间后,我对这个职业产生了深深地怀疑。在我看来绝大多数所谓教育不过是洗脑,并非真正为了孩子个人而进行的真正的教育。当然我们无法否认教育使得人们拥有了丰富的知识与技能,但也不能否认教育某种程度上禁锢了人的思想,将人按照社会的需要进行了打磨。

Pass》可以并称动画界三大反乌托邦(搅基)片。回到影片本身,前16集着重于教育对于这五个孩子命运的影响,结果出现了一个业魔,两个逃亡者并间接导致日后恶鬼的出现。从第17集开始,影片的重心转向了人类和妖鼠的斗争,而影片的视角则完成了由人类向妖鼠的逐渐转变。初期的人类对于妖鼠来说如同神一般的存在,拥有绝对无法抵抗的咒力,这也就意味着绝对无法撼动的统治的权力,这一点通过大欢喜帝的例子就可以看出。在人类看来,消灭不听话的妖鼠就如同按死不按自己画出的线排列行走的蚂蚁,心理上绝对不会产生任何杀戮的罪恶感,他们有的只是连自己都意识不到的拥有绝对力量的征服感和控制感,这一点在觉的咒力恢复后帮助斯奎拉进攻敌对妖鼠那一段中已经被描写的细致入微了。然而这是最初的人类视角。当影片逐渐将观众拉入妖鼠视角时,观众猛然发现,一旦将自己和妖鼠身份等同,就会发现那些拥有咒力的人类对妖鼠,或者说对于没有咒力的人类做了多么残忍的事情。为了方便奴役改变了没有咒力的人类的基因(由富子的情况看来改变基因是可行的),这种人为妖魔化敌对方的行为被频繁使用于战争中,例如向士兵和国民宣传敌对方是劣势种族,很常见的手法,对吧。

Pass》可以并称动画界三大反乌托邦(搅基)片。所以总体看来,这个乌托邦除了建立在对人权肆意的侵犯上,还建立在对没有咒力的同类的奴役和压榨上。实在是一点都不美丽的新世界。

Pass》可以并称动画界三大反乌托邦(搅基)片。Pass》可以并称动画界三大反乌托邦(搅基)片。总结

动画总体来讲制作的非常成功,除了因为有极具深度的原作的支撑,还因为有一个成熟的动画制作团队,不论是音乐、画面、还是剧情,都堪称佳作。虽然看到不少人吐槽画风,但我在观影的过程中从没感觉画风对我的观影体验有任何负面影响,相反,这部动画对于色彩的运用大胆而绚丽,让人叹为观止。音乐也是这部动画的一个亮点,小森茂生负责了整部动画的音乐制作,将动画中出现最多的悬疑诡谲的气氛很好的渲染出来了。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阴之传承歌系列的OP和两位女主演唱的ED。关于剧情,应该来说动画对节奏的把握还是很好的,因为故事涉及到的时间较长,从几岁到二十几岁,其中还有极为关键的十几岁时期,各个年龄的转变不让人觉得突兀,各个年龄之间也有连续感,要做到这些着实不易。哪怕影片中偶尔出现一些逻辑漏洞,也让人觉得因为剧情可以不用太在意。

Pass》可以并称动画界三大反乌托邦(搅基)片。就是这样一部在我看来几乎堪称完美的神作,BD平均每卷的销量只有600左右,少的可怕。要说为什么,我只能从我个人的体验来找原因。2012年时正是我追新番最积极的时候,那一年同是十月番的Psycho Pass消息刚放出就引发热议,很大程度因为虚渊玄,然后PP动画还未完结,东京就已经有了体验馆,可谓是万众瞩目。相比之下,自新世界在播出之前几乎没有任何宣传,直到播出了一小半的时候才因为搞基情节开始引发议论,而我也是在这个时候才注意到这部新番的存在。加之动画用了好几集来铺垫这个宏达而扭曲的世界观,若不是因为我可以一口气看好几集,一集一集每周等出新的耐心实在是很难有,尤其是在其世界观很难理解、以及画风并非通常意义美型的基础上。加之动画基调阴暗情节沉重,对于大多数通过动画寻求娱乐的人来说就更不用考虑了。也就是说缺乏宣传以及自身的慢热和小众共同导致了销量的爆死。虽说这部动画具备了冷门番的要素,但不知道制作方是否最初就设想到了这样题材会落到这样的境遇,是否是怀着对原作的崇敬,用情怀在制作。

Pass》可以并称动画界三大反乌托邦(搅基)片。不论当年销量如何,自新世界在我心目中绝对是可以排进前几的好动画。这样的好动画少得可怜,而且近几年有越来越少的趋势。我衷心的希望可以继续和自新世界这样的好作品再次相遇,希望制作方不要因为害怕冷番而在选择题材时有过多疑虑。

© 本文版权归作者  CancerCathy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澳门威利斯人娱乐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Pass》可以并称动画界三大反乌托邦(搅基)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