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方面幸免揭示剧情影响我们看动画片的野趣

作者: 动漫动画  发布:2019-10-18

这是两年前的旧文:

另一方面幸免揭示剧情影响我们看动画片的野趣。(注:为了不影响大家看动画的乐趣,此文不涉及具体情节)

    随着年岁渐长,早已对热血天真嗤之以鼻,对狗血煽情麻木不仁,只有看到角色个性成熟丰满的青年向动漫时才会觉得欣赏。近日观看的攻壳机动队的tv版Stand Alone Complex,和自己心目中No.1的Cowboy Bebop都是科幻背景的青年向作品,所以忍不住会把它们放在一起比较——但不能不承认,攻壳虽是CB之后难得遇上的合我胃口的动画,这种比较却对它多少有些不公平。毕竟,能享有CB这种人员组合和宽裕制作条件的动画凤毛麟角,因此从98年至今,我认为没有一部同类作品能超越这部近乎完美的原创动画。由于两部动画的制作条件相差不小,因此它们在画面、人设、音乐等技术环节的差距也就无须追究。当然,CB是我私心所在,难免褒美,所以下面的文字尽量不涉及具体情节和角色分析,一方面避免揭露情节影响大家看动画的乐趣,另一方面也防止自己对偏好的角色喋喋不休。

另一方面幸免揭示剧情影响我们看动画片的野趣。    先说背景和世界观。CB和攻壳,同样是将时间设定在未来的两部动画,其氛围却截然相反——CB基本可说是软科幻作品,星际殖民、宇宙飞船与老式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混在一起,故事从头至尾都带有强烈的怀旧色彩,老照片般的淡淡情怀竟然与设定在外太空的冒险故事毫无罅隙的融在一起。如果把星球换成城市,把飞行器换成跑车,把宇宙通路换成高速公路,那么CB完全可以是一个发生在现代的故事甚至香港的江湖片(而如果把背景设定为美国西部,把飞行器换成马,就真成了地道的Cowboy故事……)。因此,时代背景对CB这部作品来说并不那么重要,它只不过是画布上的一抹底色,鸡尾酒杯里的那颗樱桃,装点色彩而已。
  
另一方面幸免揭示剧情影响我们看动画片的野趣。    而改编自硬科幻青漫的攻壳则不同,作者构筑出一个模糊了生物与机械、灵魂与AI、个体与网络界限的世界,并依据这些独特的要素来设定社会矛盾和浮生世情,由此展示出一个相当奇妙的未来世界——故事虽然是以具体案件和政治阴谋为情节主线,但大多都牵扯到ghost与shell的关系,都涉及人类与网络、电子器官化和人工智能的关系——换言之,这些故事只可能发生于攻壳的世界。与淡化了客观背景的CB相比,涉及到社会、政治、科技和道德伦理等各个方面的攻壳世界更加生动真实,也更为矛盾有趣,就像是我们生活的时代。因此,CB虽然令我深度中毒并成为死忠,但攻壳的世界一开始就可以让我产生亲切感,并激发探索的好奇心。
 
    这两部动画的主题歌都是菅野所作,相当出色——曲声渐止时,主角们粉墨登场。

    CB是真正仅仅关注于每个角色的舞台剧,哪一秒灯光该照在谁身上,就会有一切的场景音乐恩怨往事来配合。这部作品在人物的塑造上极为成功,始终把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就算煽情到了极致,也从不多说一句,从不多停一秒。故事里始终无声无色的弥漫着孤身旅行般的寂寞,并且以近乎完美的方式演绎着离“美好”二字相差太远的不完美——那些无法排解的遗憾和惆怅,非死不能了结的爱恨与恩仇,物是人非的陌生和伤怀,还有无可奈何的放弃与决不妥协的执拗……四个主角都有着各自的轨迹和精彩,他们是真正的流浪者,游离于世界之外,永不涉及政治也不关注社会,只不过是以同伴之名一起飘泊,以谋生为名共同战斗。他们任性而落魄,有时荒唐有时寂寥,有所坚持有所逃避,淡淡眷恋却仍然选择疏离,骨子里始终是孤独的个体——26话的故事,不论何时看去,那夕阳下拖着长长影子的四个人和一条狗,都无法以一个团体的名字称呼——或者能以他们蜗居的飞船bebop来为这个故事冠名,可如果bebop是个注定曲终人散的驿站,之后我们还能怎样称呼那些分道扬镳的背影?CB里有一些精致而微妙的东西,并不通过谁的言语来演说,而是随着情节如音乐般回转低吟,渗入骨髓——这种只可意会的独特华彩,是包括攻壳在内的其他动画难以达到的境界。只能扼腕叹息,没有了那四个人,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故事。
 
另一方面幸免揭示剧情影响我们看动画片的野趣。另一方面幸免揭示剧情影响我们看动画片的野趣。    相对来说,攻壳的情节则跟生活比较接近,更容易理解。如果说CB是以主角为核心的一部经典唯美的老电影,那么攻壳就是一部精彩好看的警匪剧,总有些正义必胜的味道。攻壳里最核心的人物是女主角素子——公安九课这个秘密机构的实战指挥官。除了隐藏在暗线中的“笑脸男人”吊足了观众的胃口,其他任何角色的戏份和魅力都远远无法与素子相提并论。虽然老头子课长常把“我们不存在团队合作,只有基于个人表现的默契”这句话挂在嘴边,但事实正好相反,主角们无疑是一个紧密团结在素子周围的集体,并且大多以团队的形式完成任务——攻壳这部动画,几乎没有给任何角色以偏离主线展示自己的机会,极少提起他们的过去,更不预示他们的未来。这并不是说攻壳塑造的人物不如CB,只能说明两部动画的重心完全不同。

    CB是个被动的故事,主角和配角中都没有正义英雄,最多勉强算是灰色的dark hero,毫不掩饰的个性缺陷反而令每个角色更有魅力——有趣的是,虽然CB的主角们都有着傲人身手,但生活却自然而然的一路无奈,是一群戏剧化的“普通人”甚至“衰人”,宛如武侠片或江湖片中,因种种变故而甘心混迹市井或落魄天涯的浪人。他们的世界只有恩怨情仇——有快意一刀、长歌当哭,有杀身也成不了的义、舍生也求不来的仁,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普通人群和社会,没有家也没有国。
 
    而攻壳则是相当积极主动的故事,人物比CB更现实和生活化,与常见的影视角色非常类似,反而可算是一群充满正义感的“普通”英雄——尤其是女主角素子,强悍机敏、坚忍无畏、毫不动摇,远比CB那群郁闷主角要“强”得多了。况且公安九课打击犯罪,无往不利,凭一己之力荡涤社会,就算有郁闷情节,主线仍是一路斗志昂扬高歌猛进,颇有大快人心的感觉。主角们的性格和经历并非故事的重点,社会现象、群体特征、伦理道德、利益关系和政治纠葛都成为纠缠不清的事件,而九课成员们的不懈战斗才是一切事件的核心——因此,虽然攻壳中充斥着电子脑、人造器官和虚拟世界,虽然强调着都市的人性冷漠和政治的翻云覆雨,但是那个世界一点也不寂寞压抑,就如同我们生活的城市,是个富有生气的嘈杂而忙碌的世界(至于那两部充满隐喻、阴暗压抑的剧场版攻壳,只能算是相当于“原作粉碎机”的监督押井的个人趣味,暂忽略不计)。
 
    所以,若说CB是出世的江湖,攻壳就是入世的家国。举个简单的例子,就能说明CB和攻壳里群体个性的差别:倘若CB里某个主角决意离开或去送死,其他角色不会执意阻挠,即使再寂寥再不舍,每个人仍会保持着我行我素的疏离和自尊,生有时,死亦有时;而攻壳里则会变成大家一起去支援的精诚团结众志成城场面,最终天网恢恢正义得胜,犯罪者被制裁或落败逃窜……
 
    但不能因此说攻壳的情节没深度——首先,两部作品的核心主题就不同向。其次,CB毕竟是Sunrise因为Gundam W大赚之后所制作的几乎不操心商业回报的精品动画。从这个角度来说,作为通常边播放边制作的tv动画,攻壳为了收视率也许不得不更迎合tv观众的需要——除了“打击犯罪”的正统主题和集中于主线的人物与情节,细节设定也有特意迎合观众喜好的痕迹,甚至因此而产生小硬伤,不过可以忽略不计。中间虽有几话的主题没说清,有为了故事而故事之嫌,但总体情节的水准还是保持得颇不错。举个迎合观众的例子,超可爱的攻壳车塔奇克马居然拟人化到可以流出褐色的机油眼泪——虽然我不知道原著中是否有这个情节,但从机械的角度来说,这样漏油实在太夸张了吧……再比如,现实风格的攻壳动画罕有美形角色,但在我彻底习惯以巴特为首的“有眼无珠”的义眼大叔们后,故事核心的暗线,也是一直被视为大反派的最强配角出场,竟然是美少年?!尽管不排除该角色并非天生丽质而是使用美形义体的可能性,我还是感到无话可说——我很喜欢美少年,可是这种情节这种身份安排美形角色太破坏现实的平衡感,硬派青年向作品实在没必要如此讨好眼球(坦率说,我怀疑它有多少女性观众)。当然,现实中的确有在学生时代成名的顶尖少年黑客,但是根据毕业于某著名理工科大学的切身经验,我坚持认为理工类顶尖天才的美形概率可以忽略不计(也可以默认为美形男生在成长过程中会遭遇无数干扰他演算习题的外在因素……)。而且,换个角度来说,天才的魅力也不是靠脸面。
 
    如果CB的故事是在我内心的某根神经上分毫不差的踩着鼓点舞蹈,那么攻壳则让我常常有扔掉手中的红酒扑上去咬液晶显示器的冲动(原因很多,有时是太好笑或者太可爱,也有时是太ft……)。不过,在没看过攻壳漫画原著的情况下做这些比较,难免有偏颇之处。
 
    但在故事之外的一个方面,攻壳足以凌驾于CB之上——那就是它所设想出的未来。正如我在《日本漫画的科技情结》中提到过的,这种想象有着充分的现实基础。一旦人造义体的成本下降到了可以接受的范围,而电子技术和生物科学已高度发达,那么跨越补完和强化之间这道微弱的界限,通过人造感官和肢体突破人类生理功能极限的人,电信化的人类意识和足够拟人化的AI都必将出现。台版《商业周刊》第871期的封面标题正是“机器爱人”,封面文章中有这样的话:

    主旨:機器愛人 正逐步接近?

    現在,他們有昆蟲的空間感;2010年,將有老鼠的適應力;2020年,有猴子的想像力;2030年具備人類的推理力;它,跟你越來越接近……機器愛人。

  當有生命的人類,遇上沒有生命的機器人,會有多大的激盪?
  人類是該害怕被機器人取代,還是該擁抱機器人所帶來的能力?

  科技的進步,造就了機器人的進化,
  卡通原子小金剛、電影「駭客任務」、「AI人工智慧」、「機器公敵」,
  充滿了人類對機器人豐富幻想的影子。

  當機器人技術發展到極致,那將是個「人」、「機」一體的世界,
  人的全身上下,除了腦子,什麼都可以換成機器,
  未來,我們不是被機器人統治,而是我們都有可能變成「機器」人。
  不容忽視的「新新人種」,正在迅速進化?
    …………

    这一段话,和攻壳的基本思路是极为相近的,但攻壳的漫画比这篇文章早了十年。也许有一天,攻壳对于未来的意义就像凡尔纳的科幻小说对于现在。看看我们的周围,科技发展的速度让一切指日可待,比如我所关注的Sony——曾闹着要父母养小猫小狗的孩子们,未必知道sony早已制造出著名的机器狗玩具aibo;曾和死党一起玩FC红白机的孩子长大成人,却发现如今的孩子们可以用游戏机在网络上和无数人一起玩rpg;当年听着walkman的年轻人也想象不到,sony即将推出的psp又是如何精彩的便携娱乐终端;就连我亲爱的ps2游戏机也已出现了体积缩小至四分之一的同价位新型号……而Sony正在研发的ps3游戏机,预定采用blue-ray光盘作为游戏载体,单面单层容量可达27G,一张盘最多可以存储八层数据,远远大于目前绝大多数人pc机上的硬盘容量——这些无一不预示着,除非社会因战争或经济而衰退,否则技术前进的速度只会越来越令人惊叹,真正的瓶颈只剩下个人的消费能力……
  
    这样下去,在我们的有生之年,到底会迎来怎样的世界?
 
    如果未来真的如同攻壳世界,也许正合我的期望——通过人造义体和电子脑突破人类的生理极限、智能极限和接收处理信息的极限,即使那样不会被称为“人”,我仍然期待。以前曾经半开玩笑的说,希望自己成为妖怪,现在觉得素子那样的义体人也是非常理想的选择,和超级AI合体没准更是理想中的理想……

本文由澳门威利斯人娱乐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另一方面幸免揭示剧情影响我们看动画片的野趣

关键词: